乌鸦新闻

  • 当前位置:乌鸦新闻 >  时事 > 知识产权:国际贸易的核心要素

    知识产权:国际贸易的核心要素

    2019-11-24 07:43:16 来源:乌鸦新闻 点击:4787

    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峰会论坛开幕式的主旨发言中表示,中国愿在市场化、法制化的基础上,加强与世界其他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合作,创造良好的创新环境,促进与其他国家的技术交流与合作。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把知识产权置于全球视野,指出了知识产权在国际合作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随着知识产权的日益重要,知识产权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正如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沈长宇在2019年中国知识产权保护高层论坛上指出的,中国将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进一步发挥知识产权保护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石、创新驱动发展的必要性和国际贸易标准的重要作用。在中美经贸摩擦的背景下,面对国际经贸格局发展变化的不确定性,有必要从贸易与知识产权挂钩的历史入手,梳理经贸摩擦的背景和知识产权发挥的作用,研究判断经贸摩擦和知识产权纠纷的发展趋势,以知识产权为核心要素发展壮大自己,开拓创造繁荣,创新引领未来。

    链接尝试:竞争优势的新途径

    知识产权作为私有权利,最初在刺激创新和为天才之火添油加醋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19世纪末,基于资本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扩张,为了维护大国知识产权的利益,加强海外知识产权保护,加强对假冒伪劣和盗版产品传播的应对,它逐渐成为一个新的课题。然而,这仍然是与国际贸易平行发展的两条路线,沿着各自的轨道发展。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当国际贸易格局被打破,美国的竞争优势受到挑战时,贸易中知识产权的核心价值和竞争工具的作用开始受到很大关注,并开始与国际贸易联系起来。

    竞争危机引发贸易保护

    20世纪初,由于美国在国际贸易中处于绝对主导地位,它积极倡导和奉行自由贸易政策,并努力在全球范围内实施多边贸易谈判。美国的贸易政策是保持其强大贸易实力的保证,也与全球经济格局的变化密切相关。到了20世纪70年代,随着西欧和日本经济的复苏和快速发展,以及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地区的崛起,世界经济的多极化变得越来越激烈,美国在国际市场上面临着更大的竞争。进入20世纪80年代,美国贸易逆差继续扩大,保护主义思潮在美国相继出现。在这种以1988年《全面贸易和竞争法》为标志的形势下,美国的贸易政策终于从自由贸易政策转变为保护主义。在trips之前的时代,私营部门成功地开展了一场保护知识产权的政治运动。通过行业协会的努力,敦促美国决策者将知识产权保护与《美国贸易和关税法》第301条中的“贸易”联系起来。此外,美国的“337条款(Section 337)”也找到了它的“第二用途”,成为美国政府授权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直接对其在国际贸易中侵犯国内知识产权的行为采取单边制裁的有力法律依据,从而保护国内产业在国内市场的份额。

    美国的这些做法表明,它决心通过国内立法来规范国际贸易,从而维护美国的竞争优势。他们还在随后的一系列行动中实现了预期目标。

    知识产权是保护的先锋。

    在美国的这些努力中,知识产权逐渐成为核心要素。统计显示,从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末,美国贸易代表对日本共发起了24项“301条款”调查,几乎所有调查都成功迫使日本政府做出让步和妥协,从而在钢铁、半导体、电信等许多制造领域开拓了日本市场。知识产权已经成为美国贸易保护的重要工具和主要战场。

    “半导体战争”是高科技战争的典型案例。半导体是美国在20世纪50年代开发的一个领域,是奠定美国在军事、空间等领域主导地位的基础领域。1976年3月,经过交通工业部和西藏部多次谈判,日本政府启动了“dram制造创新”国家项目。日本政府出资320亿日元,日立、nec、富士通、三菱和东芝共同筹资400亿日元,基金总投资720亿日元(2.36亿美元)。由日本电子与计算机科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Electronics and Computer Science)牵头,成立了国家研究所——超大规模集成电路(VLSI)技术研究所,以解决关键研究问题,积累后发优势。

    随着半导体技术的区域性成熟,美国产业链向发展中国家的转移,以及日本等国家的加速追赶,美国半导体的主导地位逐渐减弱,美日半导体的形势发生逆转。此外,在20世纪80年代,日本的高科技出口已经超过进口。同时,日本机器人、集成电路、光纤通信、激光、陶瓷材料等技术也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因此,美国开始在高科技领域对日本采取预防措施,并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1984年,美国成立了一个知识产权委员会,以限制国内技术的外流。日本和美国在知识产权上的摩擦变得越来越激烈。面对日本高技术产业的大规模崛起,日美半导体贸易摩擦加剧,演变成“日美半导体战争”。

    在美国政府的强大压力下,日本和美国于1986年初签署了为期五年的日美半导体担保协议(Japan-us Semiconductor Guaranted Agreement),这大大缩小了日本半导体产业的发展空间,并很快被台湾和韩国超越。

    在日美贸易摩擦的情况下,美国根据其国内法发动了国际贸易的“热战”,其激烈程度仅限于两国之间,手段主要是最高限价和市场控制。换句话说,在知识产权保护形成国际规则之前,美国只是单方面将知识产权视为“大棒”,以保持其在贸易中的主导地位,抵消其贸易伙伴的竞争优势。

    走向国际:将美国实践推向世界

    美国以《知识产权协定》的制定为契机,将贸易与知识产权相联系的做法写入国际条约,从而不断提升国际知识产权保护标准,保持美国的领先地位,促进新知识产权秩序的形成。此后,随着中国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的逐步完善,知识产权变得越来越重要。贸易摩擦通常伴随着知识产权纠纷。从这一时期开始,知识产权成为国际贸易的核心要素,其地位日益提高。

    将贸易写入trips协议

    经济全球化创造了全球经济和市场,加强了经济大国对全球经济的控制。在某种程度上,全球化被称为“美国化”。知识经济的发展改变了知识产权相关产业在社会经济中的地位。工业界积极寻求知识产权的有力保护。在20世纪70年代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关贸总协定)东京回合谈判结束时,它的游说促使美国将知识产权与贸易联系起来。1984年,美国政府首次正式将知识产权与贸易联系起来。它发表了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强调知识产权保护和美国工业的全球竞争力之间的关键联系。

    在此期间,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通过将国际知识产权立法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知识产权组织)转变为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关贸总协定/世贸组织),产生了前所未有的高水平的国际知识产权条约。在发展中国家中,印度和巴西带头共同反对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标准,但美国威胁通过“第301条”和其他手段对它们实施贸易制裁,导致它们失败。

    以美国和巴西之间的知识产权争端为例。1984年,巴西修订了相关法律,鼓励信息产业的本土化,进一步制度化了原有的限制,基本上禁止了一些领域的新的外国投资,从而为美国的“301调查”树立了典型的先例。1989年6月,美国就影响信息产业的进口数量控制和许可措施向巴西发起了另一项“301调查”。1990年,巴西修订了相关法律,取消了进口管制措施,美国随后中止了制裁。1993年,巴西被美国列为特别301报告(pfc)的关键国家,并再次受到“301”的调查。1994年,基于巴西政府做出的保证和政策改变,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终止了调查。作为交换,巴西也放弃了对知识产权的反对。

    知识产权的“热战”是这一阶段的显著特征。美国利用贸易制裁作为威胁,成功地将知识产权纳入多边世界贸易体系,并运用多边争端解决机制来解决双边摩擦和争端。

    要求中国遵守“美国标准”

    改革开放后,中美之间的谈判始于1979年的《中美科技合作协定》。此时,中国作为一个技术进口国,仍然处于完全浪费的状态,等待着科技创新和国际贸易的繁荣。虽然远未达到“制裁条件”,但在上述协议中,应美国的要求,为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专利、商标和版权的保护被列为签订合同的必要条款。然而,在中国的“入世”和随后的“入世”谈判中,中国作为一个大国,不得不融入世界经济体系,这给美国政府和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因此,美国通过国际贸易“设卡”对中国提出了许多知识产权要求。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波特曼(Robert Portman)曾表示,“应以更强硬的态度对待中国”,他还表示,知识产权是当年中国需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中美之间的知识产权争端直接导致了两国之间的贸易摩擦。美国多次威胁对中国实施贸易制裁,并利用双边和多边法律框架要求中国颁布或修改法律,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在谈判和谈判的基础上,中美三次争端达成了一系列保护知识产权的协议,消除了爆炸性的经贸摩擦。第一起世贸组织中美知识产权纠纷案也是在这一背景下逐步展开的,一度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

    回顾这段历史,中美贸易摩擦知识产权纠纷的演变分为两个阶段。美国有不同的关切,中国有不同的回应(表1和表2)。

    随着trips协议的签署,全球知识产权法律体系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知识产权作为科技、经济和法律相结合的产物,已经从简单的法律结构演变为科技创新的制度基础和政策支持。知识产权制度的应用也成为大国进行国际竞争的重要手段。

    面向未来:用知识产权赢得世界

    后trips时代,国际贸易中知识产权的核心要素得到进一步加强,在维护科技创新的主导优势和产业链顶端的垄断利益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发展中国家的总体发展势头不断增强,再次影响了现有的国际贸易模式。加上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正在抬头。特朗普总统上台以来,中美经贸摩擦加剧。知识产权纠纷既是起点,也是焦点。面对未来,我们应该吸取历史教训,妥善处理争端和摩擦。另一方面,也有必要从国家战略、国家安全和经济安全的角度,掌握更多关键核心技术的知识产权,以便更好地迎接一个世纪前所未有的变化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新时期中美经贸摩擦的实质

    世界银行在1999年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对大多数发达国家来说,绝大多数出口和贸易都依赖于知识产权的保护。例如,在美国,超过50%的出口依赖于某种形式的知识产权保护,比20世纪50年代的10%有了大幅增长。该报告还写道:许多工业化国家的公司正在获得知识产权的主导地位,知识产权通常涵盖基础研究方法和面向市场的产品,给新公司和研究人员进入新的全球工业领域造成困难。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在分析美国竞争力排名世界第一的原因时指出,“美国的技术创新,尤其是利用信息技术革命成果及其最终产品的最佳位置,受到强大知识产权的保护”。一份美国政府报告指出,“加强对其他国家知识产权的保护,不仅可以通过知识产权转让和许可贸易促进无形贸易的出口,还可以有效打击来自贸易目的地国的服务贸易,特别是货物贸易中的假冒产品,从而大大增加美国含知识产权产品的出口。”与此同时,在发达国家出口总额中,知识产权的比例近年来也发生了显著变化。美国出口对知识产权的依赖现已达到65%。发达国家每向国外转让1亿美元的专利技术,就可以销售约50亿美元的成套设备和辅助产品。世界银行的报告敏锐地抓住了知识产权是赢得美国国际竞争的法宝。在新一轮科技革命中,知识产权将不可避免地成为争论的焦点,也相应地成为经贸摩擦的核心。中美新一轮经贸摩擦的新特点证实了报告的观点。

    与过去不同,中国在第四次科技革命中的表现、进步和突破相对较快,知识产权保护也在突飞猛进。2017年12月,欧洲专利局和德国商业研究所发布了“专利和第四次工业革命——数字转型背后的发明”报告,该报告认为欧洲、美国和日本是第四次技术革命的领导者,但中国和韩国是快速的追赶者。德国著名的马克斯·普朗克创新与竞争研究所(Marx Planck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的专家在一份关于人工智能的智库报告中呼吁借鉴中国、法国和日本未来将人工智能作为关键技术的策略。

    美国政府和人民逐渐达成共识,认为中国的崛起必然会损害美国的经济和贸易优势。然而,密切关注中国知识产权问题的原因之一是,美国经济的大部分来自知识产权相关产业,这些产业占美国出口的一半以上,美国知识产权产业的价值约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图1)。因此,从根本上看,中美知识产权纠纷是不可避免的。

    图1中美经贸摩擦相关领域数据来源:恒大研究院

    从领域来看,美国对中国征税的领域不是中国更具比较优势的中低端制造业,而是中国计划重点发展的高技术产业,包括航空、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这不仅是经贸摩擦,也是对中国复兴的包围、追求和拦截,目的是防止新兴大国崛起。

    因此,知识产权可以说只是一个“起点”。即使中国接受美国在知识产权领域提出的所有要求和标准,美国也必将以限制进口和征收高额税收等前所未有的措施威胁中国,从而对中国造成经济上甚至更大的冲击。

    贸易与知识产权纠纷趋势

    2016年10月,中国和全球化智库(ccg)发布了《中美贸易关系与挑战:过去、现在、未来和政策选择》报告,提出了未来三种可能的情景,即双方达成协议,停止所有关税、长期但有限的经贸摩擦和经贸摩擦全面升级。截至2016年底,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了三种情景,即总体经济和贸易摩擦情景、不对称经济和贸易摩擦情景以及中间死亡的经济和贸易摩擦情景。从那以后,研究一直是一样的。对于知识产权领域的纠纷,就更加复杂了。参照表3,应结合经济、科技等相关情况和知识产权本身的情况进行预测。

    知识产权纠纷和中美经贸摩擦既相互关联又相对独立。与此同时,知识产权争端只是中美经贸外交和技术关系总体格局的一个方面,其背后是中美关系的调整和世界形势的变化。因此,基于上述考虑,未来的知识产权纠纷可能有五种情形。

    情境1:知识产权纠纷越来越严重。

    从目前的发展趋势来看,中美知识产权争端可能会加剧。过去,美国经常对中国实施“301调查”和“337调查”等单边措施,主要是为了与市场广阔、贸易条件优惠的中国进行贸易。与此同时,它威胁要实施贸易制裁,迫使中国接受美国在知识产权保护和知识产权市场方面的要求和限制。然而,在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后,尽管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外贸国家和世界上最大的经济强国,但中美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美国认为,它越来越缺乏足够的“杠杆”来改变其他国家的相关立法和政策。过去,中国不再是一个完全被动的角色,它控制美国经济的能力也不再枯竭。

    当然,与20世纪80年代日美经贸摩擦相比,中国目前的技术发展水平相对较低,竞争力相对较弱。在关键技术和核心部件方面,中国仍然依赖从美国进口。

    因此,预测这种经济和贸易摩擦的演变和影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困难。无论结果如何,都会对中国未来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情境2:知识产权纠纷与经贸摩擦的交融

    鉴于中美经贸交流早已形成“我有你,你有我”的局面,如果美国决意与中国发生经贸摩擦,还会出现“杀敌八百,自残八百”的局面。许多中美专家和媒体都表示,这种单边主义措施无助于美国自身的经济问题,甚至影响中美双边经贸关系,损害美国的国际形象。因此,如果两国之间的经贸摩擦中止或升级,作为谈判筹码的知识产权也可能与之同步。

    情况3:通过谈判解决知识产权纠纷

    前白宫贸易顾问鲍文(Bowen)表示,美国应该寻求通过世贸组织规则来解决问题,而不是使用“301调查”等单边制裁来处理中美知识产权争端。

    根据伯恩的建议,中国也应该为这种可能性做好准备。它应在多边机制或双边谈判之前规划步骤、询问价格和谈判速度,并应把握国家的核心利益。

    情况4:知识产权争议框架的变化

    从美国、欧盟和日本三大经济体的自由贸易区谈判来看,美国可以放弃现有的世界贸易组织体系,分别制定贸易和知识产权规则,并运用新的知识产权争端解决机制。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将相对被动,在决定是否加入新的国际规则框架体系之前,需要权衡利弊。

    情境5:知识产权纠纷解决

    美国中国专家罗伯特·劳兰斯·库恩(robert lawrance kuhn)将“301调查”分析为特朗普的政治权宜之计,因为特朗普承诺支持者在竞选期间会召回他们的工作,但这种政治行为实质上并没有帮助美国经济。虽然一些美国人短期内可能会受益,但从长远来看,美国经济肯定会受到影响,这种行为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美国的可持续发展。因此,基于这种理解,知识产权只是施加压力的一种手段,双方都有可能停止争端。

    中国未来知识产权的对策与发展路径

    从历史发展和国外经验来看,在当前的国际贸易格局中,知识产权作为核心要素的地位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掌握更多关键核心技术的知识产权,将在经济、贸易、科技、外交合作乃至国家安全方面发挥主导作用。在以知识产权为核心要素的国际贸易格局中,美国之所以决心搁置自己领导建立的世贸组织框架下的解决机制,再次采取单边制裁,并利用“301条款”、“337条款”等美国国内机制来解决贸易逆差问题,是因为美国在世贸组织框架下的绝对主导地位无法得到保证,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后发优势也无法得到有效控制。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知识产权纠纷的背后是中美两国高技术市场发展的不平衡、机制的不完善和政策的不平衡。以苹果手机为例,乔布斯曾经说过,苹果手机只是在手机上安装了ios系统,苹果手机的溢价更多是由于其良好的服务和低成本的全球供应链。在苹果手机组装中,50%的订单交给了富士康,而富士康2018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显示,该公司收入为2414.8亿元,净利润为39.1亿元,净利润仅为1.62%。美国学者的研究“从苹果全球供应网络获取利润”也指出,除了主要原材料供应商的利润份额外,其他利润分配是:苹果58.5%,中国工人1.8%,非中国工人3.5%,除苹果以外的美国雇员2.4%,欧洲1.8%,日本0.5%,台湾0.5%,非机密项目4.4%,中国的出口顺差应包括在的出口贸易统计中换句话说,中国账面上的贸易顺差并不代表我们真正的科技水平和知识产权实力。此外,我们还可以从中兴通讯的“核心缺失”事件中了解到,要真正拥有知识产权的硬实力和软实力,才能不受他人控制,主动出击。从这个意义上说,中美知识产权争端是一个警钟,提醒我们中美贸易不再是数量竞争,而是质量竞争。关键核心技术的知识产权竞争是焦点。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北考察期间的讲话中指出的那样,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不仅是中国履行国际义务的需要,也是中国建设创新型国家、实现自身经济社会发展目标的需要。中国遵守国际条约义务,依法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因此,在知识经济时代,中国知识产权发展的未来路径是牢牢把握知识产权作为国际贸易、科技进步、社会发展、文化繁荣和环节保护的核心要素。(1)研究如何利用知识产权体系提高核心生产力,适应变化,掌握更多关键核心技术的知识产权,掌握主动权,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事实。(2)提高知识产权质量,增强知识产权能力,严格保护知识产权,防范知识产权风险。(3)对于美国企业对中国的偏见和误解,可以通过增加对话渠道来加强私营企业和专家之间的沟通和理解。政府还可以面对中外企业,通过论坛、座谈会等多种形式加强交流与合作,减少摩擦和纠纷。

    算上历史上的贸易摩擦,知识产权已经从可有可无发展到当务之急。回顾改革开放以来的中美贸易摩擦,知识产权也从无到有,从童年到成年都有发展。中美经贸摩擦不同于以往。事实上,这是一场以知识产权为核心的综合国力竞争。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4月湖北考察期间的讲话中指出的那样,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是企业的“生命之门”。企业必须不断突破核心技术,掌握更多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关键技术,控制产业发展的主导力量。我们不仅要看到知识产权发展的成就,还要看到中美之间的差距,总结经验和不足。“开放、合作、共赢、发展”是世界发展的不可阻挡的趋势,但我们必须时刻保持警惕: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或我们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的存在。只有着眼于自己的事务,做大做强,灵活运用知识产权制度,从战略和战略层面进行高质量、高水平的创新,掌握更多关键核心技术的知识产权,掌握发展主动权,才能把中国建设成为繁荣、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为全人类做出更大贡献。(作者:韩秀成,王琦,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对《中国科学院学报》的贡献)

    快乐赛车pk10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 云南快乐十分

    推荐
    • 阿奇首次出席活动表现好,皮肤比哈里王子还要白,梅根感到很骄傲
    • 年轻时破产从零开始,51岁活成成龙想要的样子,威尔史密斯魅力
    • 邻居花8万装修的108平米现代风格,比我家10万的都好!-绿
    • 收入证明金额越多越好吗?应注意什么事项?
    • 莱茵生物:“资本+技术”深度结合 抓住工业大麻万亿蓝海市场
    • 深天马A加速布局第6代AMOLED 深耕未来消费端前沿
    • 雷军的第三家实控上市公司:金山办公首发上市获准
    • 五辆阿斯顿•马丁DB5的“人间悲喜剧”
    • 品牌发力+创新营销 海澜之家业绩稳步增长
    • 红景天是怎样变成「高原反应」神药的|大象公会
    • 女排欧洲区奥运预选赛分组出炉,关系中国女排分组,我们一样关注
    • 鄂尔多斯市公共资源交易深化“放管服”激发“内动力”
    • 我市将开展秋季农作物种子市场专项检查
    • 融创前9月累计销售额达3694亿元,已完成全年目标67%
    • 我的iPhone 11好不容易到货了,你就给我看镜头进灰图?
    • 普陀社区 VS 水晶宫社区,哪个更宜居?
    • TCL集团:美国337调查涉及的业务不属于公司经营范围
    • 切尔西vs格林姆斯比首发:佩德罗队长,蓝军小将登场
    • 偷别人穿过的AJ,洗干净保鲜膜包好收藏!杭州36岁公司高管爱
    • 开挂了!斯帕尔门将贝里沙全场多次奉献神扑